2018年7月25日上午,天气闷热,我和随行的伙伴在南华的文具店里购买了价值600元的文具,准备带到滇西去送给贫困的孩子们。

下午,我去了昆明,提着行李在昆明逛了半天,弄得双腿发涨。第二天,我在大理溜达,学习用品成了一个累赘,费了力气又流了汗,我很想马上送出去,只可惜大理市区很难遇到那种比较贫困的人家。

27号,我又提着学习用品,和一个云南姑娘逛了丽江古城。下午4点,我租到了自行车,驮着行李就离开了丽江。从丽江到石鼓镇的公路有很多上坡,没骑多久我的体力就明显不足。

下午6点半,我路过玉龙县海西乡,从村容村貌可以判断出这里很落后,那时正好在一户人家门口看到一个纳西族妇女在喂羊。我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。

搭讪到:“你好!你家有没有在上小学的孩子?”

“有的!在读5年级。”她回答道。

“那他在家吗?”

“没在,去他姑姑家了,你有什么事吗?”她很疑惑地问我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从丽江骑自行车去香格里拉,带了一些学习用品,准备送给你们。”

“哦!好的。”

“那你等一下。”我边说边卸行李,纳西族母亲在一边看着。

“我可以进去你家院子里吗?”我又问。

她说“当然可以。”然后我就把自行车抬进去了。

刚进门。我第一眼就看到一个,流着口水,头和身体不太相称的男孩。这时纳西族母亲连忙解释:“他是我大儿子,先天性残疾,不会说话。”当时我有点惊讶,但还是没表现出来。

“来,这些东西给你。”我对纳西族母亲说,并递了上去。

她接过去,我给她拍了张照片。我有试探性地问道:”天也快黑了,你看我今晚能不能住你家,明早我再给你们些钱。”

她似乎都没思考,就很果断的告诉我:“不可以。”

我接着问“为什么不可以?是不是有什么禁忌?”

她点了点头答道:"我们纳西族的族规规定了,丈夫不在家,不能留其他男性在家中过夜。”

听了她的解释,我笑着说:“没事,能理解,那就这样吧!我去其他地方住。”

离开的时候我又问了几个问题,得知她今年39岁了,她大儿子16岁,丈夫在丽江城里打工,一年净收入在7000元——8000元之间。

第二天,由于自行车反复出故障,我刚刚进入香格里拉境内的虎跳峡镇时自行车就不能骑了,我的工具不够,没法修好,最后只好返回丽江。

我推着自行车往回走,问了一个路人,他告诉我附近没有在读小学的孩子。我只好继续往前走。

没走多久,看到远方的路口出现了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小女孩,看样子应该是奶奶和孙女,我赶忙追了上去,一看是纳西族(本来是打算送给藏族小孩子的。),二看觉得她们还是挺友好的,于是决定把东西送给那个小女孩。

她们很高兴,小女孩那句带点害羞的“谢谢”让我如沐春风,顿时我的失落心情也好了一些。和她奶奶的交流得知,小女孩名字叫和成星,将9月份上2年级。

当天晚上,我搭车返回丽江,还车的时候我同租车行老板说起这件事,他问我是志愿者吗?我说:“是的!”  

600元钱,如果放在我们手中,根本做不了什么。如果给了家庭很贫困的小孩,说不定能圆了一个心愿。我们不妨将生活中没有必要的支出,节省下来,在出去旅游的时候,多背一点行李,做一些公益活动,只有这样,我们的旅途和生活,才会更有意义。